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聚焦 > 新闻发布

新闻发布

方星海副主席在金融服务农业现代化高峰论坛上的讲话

发布时间:2017-09-22
字体:  

尊敬的韩长赋部长,各位嘉宾:

  大家上午好!

  很高兴参加由农业部主办的“金融服务农业现代化高峰论坛”。本次论坛聚焦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农村金融服务创新,就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如何推动我国农村金融创新发展、更好服务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行研讨,又恰逢党的十九大召开前夕,意义重大。借此机会,我谨代表中国证监会对本届论坛的召开表示热烈的祝贺!对论坛主办方的悉心筹备和盛情邀请表示衷心的感谢!

  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农业现代化,要求发挥证券期货市场在服务现代农业中的积极作用,连续两年中央1号文件均提出要加强农产品期货、期权市场建设,推进“保险+期货”试点。证监会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积极推动期货市场服务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采取了多项措施,取得了一定的效果。

  一是加强期货市场建设,提升服务农业现代化的能力和水平。证监会高度重视农产品期货、期权市场建设,采取有效措施,促进市场稳定健康发展。截止目前,我国已上市22个农产品期货品种,2个农产品期权品种,覆盖粮、棉、油、糖、林木、禽蛋等主要农产品领域,初步形成粮食、油脂油料、纺织加工等较为完整的产业链风险管理工具,为构建现代农业风险管理体系提供了重要支撑。同时,农产品期货研发工作取得新进展,20号标准橡胶、纸桨、苹果、红枣、生猪等新品种研究工作深入推进。越来越多涉农主体利用期货市场进行生产经营,规避市场风险。目前,规模以上的油脂油料企业、食糖压榨贸易企业等,均参与了期货套期保值交易,行业抗风险能力显著提升。

  二是不断完善合约制度,服务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近年来,我国开展大豆、棉花目标价格改革,推进玉米收价补分离的收储制度改革,激活了市场。农产品期货市场积极配合相关改革工作:优化黄大豆1号合约交割质量标准和交割仓库布局,进一步明确食用大豆的期货合约定位;修订黄大豆2号期货合约和相关规则,在国家质检总局的大力支持下,解决了进口大豆进入期货市场交割问题;增设玉米交割仓库,开展集团化交割,促进玉米收储制度改革后期现货价格平稳回归;将棉花期货基准交割地由内地调整至新疆,确立新疆棉花主产区的价格代表性,配合棉花目标价格改革顺利推进。

  三是积极培育农业新型经营主体,推动农业生产经营方式转变。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是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措施。近年来,证监会指导相关期货交易所积极开展服务市场活动,通过召开油脂油料、玉米、白糖、棉花等农产品产业大会,全力服务和激活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推动理顺政府和市场关系,形成了若干服务“三农”的期货品牌。上期所以精准扶贫项目为抓手,创新农村金融服务项目;郑商所以“点基地”为依托,不断总结推广金融服务现代农业的典型案例;大商所充分借助互联网、短信、微信等平台,向广大农民和涉农企业提供连续、权威和免费的期货市场信息。这些创新举措,重点支持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做优做强。

  四是稳步开展“保险+期货”试点,探索财政撬动金融资本支农惠农新模式。近年来,证监会与相关部委加强合作,组织期货交易所、期货公司及涉农主体等共同开展“保险+期货”试点,积极探索财政撬动金融资本支农惠农新模式。2016年,大商所、郑商所共支持开展18个“保险+期货”试点项目,涉及玉米、大豆、棉花、白糖等4个品种,涵盖13个省区,取得了良好的示范效果。今年,试点品种增加上期所天然橡胶,试点数量、规模和范围进一步扩大,预计三家商品期货交易所支持资金总计将达到1.25亿元。

  各位嘉宾,我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30%,但我国期货市场的国际影响力还明显低于实体经济。就农产品期货市场来说,其发展仍处于相对不足状态,主要体现在:农产品期货、期权上市机制有待完善,新品种上市环节繁琐,审批周期长;受政策调控影响,小麦、稻谷等农产品期货交易不活跃;“保险+期货”等服务“三农”的试点还面临一些困难,试点项目成本比较高,各级财政资金的支持力度还不够;我国农产品期货市场对外开放程度不高,一些涉农企业在对外贸易中只能通过境外期货市场转移风险,存在一定的风险隐患。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农业取得了长足进步和巨大成功,但不可否认,农业抵御风险的能力还比较弱。随着农业和其他技术的进步,农产品的生产风险在逐渐减少,这使得农产品的价格风险更加突出。这为因管理价格风险而生的期货市场服务农业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会。下一步,证监会将在党中央、国务院的领导下,认真贯彻落实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和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精神,始终坚持期货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根本宗旨,推动农产品期货市场加快发展,更好地服务于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第一,积极推动我国农产品期货市场对外开放,提高国际影响力和话语权。我国是农产品最大消费国,也是农产品生产大国,部分农产品进口依存度大,我国理应在全球农产品定价体系中起到重大作用。我们将以服务实体经济、服务国家战略为根本宗旨,“引进来”“走出去”并举,积极推动农产品期货市场对外开放。下面我以大豆期货市场为例,讲一下这方面的一些设想。

  根据美国农业部数据,目前全球大豆年产量约3亿吨,其中非转基因大豆产量约2000万吨。我国非转基因大豆产量和消费量位居世界第一,年产量和消费量超过1000万吨;转基因大豆进口量也位居世界第一,进口依存度超过85%,预计2017年进口量将超过9000万吨。所以,增强我国大豆市场的国际定价权,保证进口大豆的稳定来源,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目前,大商所上市了黄大豆1号和黄大豆2号期货合约,一个是国产非转基因大豆,一个是进口转基因大豆。下一步,我们将以黄大豆1号和黄大豆2号期货品种稳步对外开放为抓手,更好地发挥我国大豆期货市场作用,为增强我国在全球大豆贸易产业链中的地位,降低我国的进口成本,保障国家粮油安全,作出贡献。

  一方面,推进黄大豆1号国际化,构建全球非转基因大豆定价中心。推动出台相关支持政策,吸引境外非转基因大豆的产业客户、投资者参与黄大豆1号期货交易,增强国际影响力;充分运用国家有关部门对期货大豆交割给予的便利政策,为国外非转基因大豆参与我国境内交割提供顺畅渠道;服务我国农业企业走出去,在俄罗斯和乌克兰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种植非转基因大豆,建立仓储物流设施,研究在当地设立交割仓库,通过期货市场开辟非转基因大豆的海外采购新渠道,便利境外企业就近参与黄大豆1号期货市场,增强我国期货价格的国际性和权威性。

  另一方面,推进黄大豆2号期货合约对外开放,打造全球转基因大豆重要定价中心。适时向境外企业和投资者开放黄大豆2号期货,配合大型粮油企业收购美洲的大豆仓库、码头等物流设施,为黄大豆2号期货设立境外交割仓库提供便利;运用日益成熟的物联网和大数据技术,跟踪货物流向,维护食品安全,在确保进口大豆最终在加工厂加工的前提下,允许进口大豆有序地自由流通;积极推动我国大豆进口贸易采用人民币计价和结算。

  我国期货市场监管和风险防范体制已经比较健全,我们有信心把期货市场的对外开放工作做好。

  第二,完善农产品期货新品种上市机制,加快新品种上市进程,做精做细现有农产品期货品种。积极探索以市场需求为导向的农产品期货新品种上市机制,研究开发适应涉农企业需求的农产品期货新品种,逐步推出苹果、红枣、纸浆、20号标准橡胶、生猪、化肥、马铃薯等农产品期货;在豆粕、白糖期权已经平稳运行的基础上,加快上市大豆、玉米、棉花等农产品期权;进一步完善农产品期货交易交割制度,优化保证金、涨跌停板制度,调整农产品期货交割仓库布局,推进仓单串换、集团化交割、车船板交割等制度创新,推动活跃农产品期货近月合约,提高市场流动性,为涉农企业参与期货交易创造便利条件。

  第三,稳步开展“保险+期货”试点,探索创新“保险+期权”模式。指导各期 货交易所稳妥推进“保险+期货”试点项目,保护好农民利益;不断总结“保险+期货”试点典型案例,形成易于推广操作的新模式;做好“保险+期货”试点宣传工作,推动财政等部门更多地支持试点,引导农民和涉农企业积极参与;以白糖、豆粕期权平稳上市运行为契机,积极探索“保险+期权”创新模式,更好地服务于农业现代化发展。

  以上是我讲的几点意见,不妥之处请大家批评指正。最后,祝愿本次高峰论坛取得圆满成功!谢谢大家!